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陈赫-互不待见的罗斯福与戴高乐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342 次

▲左起为罗德、罗斯福、戴高乐、丘吉尔

1940年6月中旬,在反抗了缺乏50天之后,法国政府向纳粹德国屈膝投降,重演了69年前普法战役的国耻。法国北部被德军占据,南部树立了以贝当元帅为首的维希傀儡政权。

法国的瞬间溃败震动了国际,谁也不会想到堂堂一个欧洲大国强国竟会如此一触即溃,成了德国霹雳战的又一个牺牲品。

但不是全部的法国人都甘当顺民做亡国奴,1940年6月18日,原任法国国防部副国务秘书的戴高乐(1890-1970)在英国伦敦使用BBC播送宣布《告法国公民书》,召唤法国公民联合起来,抗崔新琴击纳粹德国的侵犯。在这篇文告中,50岁的戴高乐掷地有声地说道:“不管发作什么事情,法国反抗的火焰都不能停息,也绝不会停息。”“法国仅仅输掉了一次战役,但它没有输掉整个战役。”

跟着这篇文告的播送,戴高乐的姓名一夜之间传遍了国际各地,他成了要解救法兰西民族脱离水火的“摩西”。可那时的戴高乐要兵没兵,要将没将,声望极低,军衔也不过是个暂时准将,要想在英国树立一个代表法国的“逃亡反抗政府”谈何容易。

虽然英国首相丘吉尔(1874-1965)为戴高乐供给了一个容身之所,但戴高乐深知,要想打败德国让法国从头取得独立,除了英国的支撑,大西洋彼岸的美国,也极为要害。为此戴高乐曾派特使到美国,期望能够得到美国对自己的供认和协助。但让戴高乐绝望的是,罗斯福(1882-1945)总统从心眼里底子瞧不起他,觉得他不过是个狼子野心的家伙,才能和资历都是短缺的。戴高乐在美国吃了闭门羹,没有取得任何认可。

在之后的一段陈赫-互不待见的罗斯福与戴高乐时间里罗斯福也一点点没有与戴高乐打交道的意思,特别是当英美盟军在1942年11月初成功在北非法属殖民地登陆时,作为自在法国反抗运动负责人的戴高乐事前底子不知情,由于罗斯福要求对戴高乐保密。后来当戴高乐得知后,曾怒吼道:“我期望维希方面的人把他们赶到海里去!他们总不能打洞破墙进法国吧!”

▲丘吉尔与戴高乐

与戴高乐遭到的冷遇比较,美国人更倾向于和维希政权内部的高级官员打交道,梦想他们傍边某个人能够“横竖”,通过数次挑选,罗斯福挑选了吉罗大将,期望此人能够扛起法国反抗运动的大旗,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1943年年头,罗斯福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举办的英美首脑会议上逼迫戴高乐这位“优柔寡断的新娘”嫁给吉罗这位“新郎”,要求戴高乐遵从吉罗的指挥,并答应给戴高乐一个合适的方位。在会议完毕时,罗斯福还要求戴高乐与吉罗照一张握手照以示联合。

罗斯福的咄咄逼人让戴高乐较为恼怒,他不无挖苦地说道:“为了你我能够这样做。”虽然罗斯福想扶持吉罗,可吉罗偏偏不争气,终究仍是戴高乐在反抗运动内部占了优势。罗斯福不得不供认戴高乐作为法国反抗运动一把手的领导地位。

▲巴黎解放后,回到巴黎的戴高乐

但罗斯福对戴高乐仍旧充满着讨厌,认为此人便是一个刺头,不是一个肯俯首帖耳的人,所以他尽可能地去排挤戴高乐,如1943年年末评论欧洲战场局势的德黑兰会议只要美、英、苏三国领导陈赫-互不待见的罗斯福与戴高乐人,法国的戴高乐被排挤在外。在罗斯福心中,作为国际一流大国的法国现已不复存在,戴高乐所代表的法国在国际上没有任何发言权。未来法国的命运要由美、英、苏三大国来进行安排。

1944年6月,由美国艾森豪威尔将军指挥的美英盟军在法国诺曼底成功登陆,拓荒了欧洲第二战场。在盟军开道下,戴高乐回到了离别4年之久的祖国。不过戴高乐没有半点的成功喜悦之情,由于法国陈赫-互不待见的罗斯福与戴高乐的解放是靠着盟军而非法国自己。以解放者自居的艾森豪威尔进入法国后颐指气使,在法军的指挥权问题上与戴高乐发作了不少冲突,这让艾森豪威尔对戴高乐充满了诉苦,并反馈给了罗斯福。1944年7月初,罗斯福约请戴高乐拜访华盛顿,这是两个人的第2次接见会面。不过这次接见会面从迎候典礼气氛就不太和谐。为了欢迎戴高乐的到来,罗斯福为其鸣响17声礼炮,这通常是欢迎外国军事领导人的礼节,而作为国家领导人按理说应该鸣炮21响,明显罗斯福没有把戴高乐当作法国的领导人,这让戴高乐心里极为不快。

在之后的谈判中,罗斯福毫不避忌地对戴高乐说,他要树立美、苏、英、中四大国的领导权来处理全国际问题,法国不应当承担起分配给四大国的责任。戴高乐领导的反抗运动安排(由自在法国运动演化而来的法兰西民族解放委员会)不会被看作法国的暂时政府,罗斯福只赞同在法国公民选出政府之前把它当作“事实上的民政当局”,而盟军总司令具有全部必要权利处理法国业务。

关于罗斯福的这套高傲说辞,戴高乐予以了坚决反击,两边终究不欢而散。跟着1944年8月巴黎的解放,法兰西民族解放委员会改为了法国暂时政府,戴高乐成了法国暂时政府首脑。面临这个既成事实,百般无奈的罗斯福只得供认了戴高乐领导下的法兰西共和国暂时政府。

虽被供认了,戴高乐却仍旧品味着被小看的味道。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法国没有接到约请。关于屡次三番声明有权参与评论处置德国问题的戴高乐来说,无疑是等于明白地被奉告:法国还没有资历参与这样的大国会议。戴高乐将全部的原因都归陈赫-互不待见的罗斯福与戴高乐结到罗斯福身上。不过雅尔塔会议虽将法国排挤在大国决议计划之外,但又考虑到重大问题与法国的特殊联系,所以赞同法国参与对德占据,并赞同法国参与联合国安理会。

在雅尔塔会议上,罗斯福认为给法国这几项“准大国”的待遇,就能够停息戴高乐的怒气了。他在会议完毕后,派人转交给戴高乐一封私家函件,期望从雅尔塔回来时,在法属阿尔及尔同戴高乐接见会面。戴高乐决断地回绝了这一“约请”。在戴高乐看来,在雅尔塔会议完毕之后去见罗斯福,不是明摆着一副去倾听教导的姿势吗?更令他不能承受的是,罗斯福的“约请”竟安排在阿尔及尔这个法国属地上进行,主客严峻被倒置。戴高乐的回绝使罗斯福感到丢了脸,他在给国会的陈述中讥讽戴高乐,说有位女主角大耍明星脾气,错过了一次有利的接见会面。1945年4月12日,罗斯福因脑出血逝世。两位政治家的联系在不好中终结了。

(稿件来历:《文史饱览》 摘自《领导文萃》2019年6月上)